景淮

.南极无所畏惧.

【祝白/弦羲】暖风

现代设定.ooc满天飞.私设一大堆.弦羲高亮.

霓虹华灯,车水马龙。

似乎与其他日子没有什么不同。可是今天是白色情人节。又是一个被巧克力香气夹杂着汽车尾气充满的日子。

街上不乏情侣,更不乏单身人士。这些“贵族”或是低头不语,行色匆匆。或是眼含羡慕,颇为流连。天色渐暗,可站在落地窗旁的人丝毫没有什么要坐下的打算。

北国即使是早春也寒冷异常,似乎没有谁愿意再这样一个节日打扰祝总与他的爱人。于是祝羽弦总算能偷的闲。可事实上也确实是闲。白永羲连一个电话也没祝羽弦打过。

杯中的红酒被人缓慢得摇晃着,光从倾斜角度被反射回来,深红得让人错以为是红宝石。暖黄的灯光流泻在地上,倒映出祝羽弦接电话的模样。

谢天谢地,祝总总算是有约了。路过前台时看着前台接待手中的一束桃花,难得心情很好的没有去斥责接待,将私人问题带入工作中。

一出门,风张牙舞爪的从祝羽弦脸上呼过。现下北国的风夹杂着水珠与细小的雪,于是脸上就有些刺痛。站在街头,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的白永羲也就格外显眼。

祝羽弦快步走过去,搓着手“白总今天不是还有一大堆工作没处理吗?”

对此回应他的只有脖子里传来的冰凉——白永羲的手伸进了祝羽弦的脖子中。祝羽弦眼疾手快才接住了这把可怜的雨伞。

如老狐狸一般狡诈的人有眼色地换了一个话题“永羲来找我,不会是为了再这里淋雨吧?”祝羽弦颇有感慨“虽然和永羲再街头散步也很有趣,可只是散步永羲不觉得浪费了这大把时光?”

白永羲对此只是轻哼“祝总会不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?”眼神挑衅,哪还有平日波澜不惊?

拍了拍白永羲的手,祝羽弦带着南方温软腔调,抚去白永羲发梢的小水珠“永羲这是来送礼了。”

祝羽弦揽着白永羲,压低嗓子“礼物我很喜欢。”

说话声回荡在街头,而人早就走了,徒留皓皓雪景无人赏。

电影院这几日向来是最挤不过,可白永羲拉着祝羽弦便是往里走,让祝羽弦想去亲自买票都难。

这电影是祝羽弦选的,据说是什么a国科幻大片,有些惊悚。

入了座,祝羽弦抱着一大桶爆米花,在灯下泛着金黄色的油光,还有玉米的香气。白永羲手中还拿着奶茶,热乎乎得能暖进人心里去。

他们像是普通的情侣一般,坐情侣座,吃爆米花,喝奶茶,看电影。

可惜这种安生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电影还没过三分之一,祝羽弦就一个劲的往白永羲怀中钻。

白永羲一把把祝羽弦推回去,尽量不让动作发出声音。祝羽弦心里也很委屈,明明网上说的,看恐怖片会让对方投怀送抱。即使知道白永羲必然不会有如此作态,祝羽弦仍是这般做了,祝羽弦仍是这般做了。想他潇洒多金怎么就迷上白永羲了呢?

可祝羽弦是谁,山不就我,我便就山。于是白永羲能感觉到一个热源往他怀中钻。看着祝羽弦与平时无二的脸,真是...想让人想信他怕都不行。

总算安分了,在白永羲把祝羽弦推过去之后。于是白永羲认认真真、宛如一个影评人一般欣赏着这部电影。

或许是今天的爆米花格外的诱人,白永羲忍不住美食的诱惑,一颗又一颗地往嘴中送。在两人的努力下,一大桶爆米花见了底。

白永羲的手指在挨到最后一粒爆米花的同时,也碰到了祝羽弦的手指。祝羽弦下意识的握住白永羲的手,十指相缠,再放不开。

恰似心有灵犀,转过来的一瞬间,就看见对方与自己有着相同举动。一时之间,只有大屏幕还在发出声音,可在他们的世界中,却是一点声音都没了。

两人就这样对望着。

【祝白/弦羲】醒悟

给主页的千粉贺文www其实早就该肝出来的...可是我没存!!!

弦羲高亮√

白永羲为人向来自律克己,即使内心掀起如何滔天巨浪,他仍是端着泰山崩于眼前我自巍峨不动的模样。周身寒意惹得人纷纷退避,自然也就无人敢去窥探他心中想法。久而久之落得个淡然处事的名声。

羲王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,二十几载春秋从来枯燥度过。唯有看向粉发女子时,羲王眼底才会染上笑意。

像是老天看不惯,一只花蝴蝶翩翩飞进了这个像是被寒冰冻住的世界。

犹记得男子在树下对他笑得肆意“这就是白家那不懂何为情爱的冷美人?”一身看似逍遥的气韵,底下却又是如何暗流涌动?话含了三分暧昧“可要我来教教?”

白永羲只当这人是如地痞无赖般的人物,眉头都不带皱的“与你何干?”

后来知道这人是南境祝王,白永羲还拿这说事“当时我还以为是什么流氓无赖混进了碧天升云楼。”对此那流氓无赖未置一词,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此事说是不了了之也行,毕竟这并未在白永羲心中留下点点涟漪,说是记忆犹深也算,毕竟这在祝羽弦心中泛起了浪花朵朵。

白永羲一向知道祝王只是表面风流倜傥,内里一肚子坏水,城府深深。只是没想到是那副模样,终于像是知道了什么,白永羲脸上的表情开始松动。

金飞玉走,斗转星移,明明不对盘的两人越走越近,明明是对手却又忍不住被对方吸引。渐渐地跨过了敌人与知己的界限。

像磁铁两极会吸到一起,白永羲和祝羽弦大概也是这么走到了一起。因为知道那是对手,这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偷来的,两人也格外珍惜。只谈感情不谈政务,似乎也成了两人无法言喻的默契——

合该是如此的,龙凤呈祥,彼此就是另一半,是天生就该拼凑成一个圆的另一半。

细雨绵绵,绿叶盈盈,荷花初绽,风送幽香,闷哼在这也成了恰到好处的点缀,只是这如此动听的乐曲被雨帘隔绝开来。大约是为了给颠鸾倒凤的人,一个静谧而温馨的夜晚吧。

银发散开,似乎将月华凝聚在这上面,祝羽弦似乎对把自己和白永羲的发丝缠在一起乐此不疲一般,手上就没停下来过。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,一脸餍足。想看他君临天下,又想看他以我为家。这个想法蓦然从脑中浮现,只是很快又被他否定——以他为家的注定不会是白永羲。

残夜数星耀,乌啼渐欲晓。

祝羽弦看着睡得很熟的白永羲,给白永羲掖了掖被角。然后提笔写了什么,拿着腰间的玉佩,将信纸压在木案上。纠缠的发丝早就解开,如此不告而别也不会惊动白永羲。

晨光熹微,白永羲醒来已是卯时三刻,这么晚醒来的人怎么会是羲王,略微差异,理好衣衫,刚要将木门推开,木门就被人敲开。

似乎光被这人尽数遮了去,依稀可以看出千帙老人不怎么好看的脸色。准备打开门的手落了下去。

沉默在两人身边蔓延,千帙老人看着白永羲淡漠的模样,气不打一处来。曾经这副淡然是他最欣赏白永羲的地方,不骄不躁,大任之才。如今甘愿为情自缚,好一个白家家主,好一个白永羲。

率先开口的却是白永羲“我错了,是我枉顾了白家,忘却了誓言。只是我从未因他变过决定。”千帙老人面色越发阴沉“荒谬,且不说他是如何看待,便是你若是有事牵连祝家,你真的不会所谓情分放弃吗?”白永羲难得沉默,他与祝羽弦相守不假,可若是因这就放过祝家,相必祝羽弦也会觉得难堪,毕竟他们从来就不是温室中的花朵,需要爱人的遮风挡雨。

“我来替你回答,你不会。所以你还要继续坚守吗?”看着蹙眉思索的白永羲,千帙老人微微叹了一口气“家主,你不会只是‘白永羲’,你更是白家家主,羲王殿下。你的责任是让白家屹立不倒。”似乎没想到千帙老人会唤他为家主,白永羲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就到了祠堂。

千帙老人看着比以往多了些颜色的白永羲的寝室,随意看了一圈,却没想到祝羽弦的玉佩在这里,看着下面纸上一句“突发急事,已回南境,安勿念。”这字大约是因为写的急,不如以往端正,隐约可窥得白永羲之风骨。还有几滴墨痕晕在纸上。

白永羲跪在祖宗牌位前,看着这些彪炳青史的名字,清晖的月光落在他身旁,却没有把他照进分毫,阴翳将白永羲整个人都笼罩。

这里向来是很静的,为了安息祖宗魂灵亦或是为了让人有一个足够安静的空间来思考。

“你愿意入这情网,等它将你紧紧束缚吗?”他与祝羽弦都是极为高傲的人,怎么会允许自己为了爱而变得卑躬屈膝,这不是他也不是祝羽弦。白永羲在他自问自答间似乎明悟了什么。

大抵没有千帙老人,他们也会分开。立场不同,纵然是有万千深情,也抵不过一次又一次的算计。

错了终究是错了,不能一错到底。

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剖开,白永羲有些庆幸,幸好没有晚一点再割开。

白家家主似乎彻底明白了什么,与了祝家家主拜贴一封,两人长谈一日,便是渐渐不来往——如那夜缠上又解开的发一般。终究没结成。

这引得云端中人啧啧称奇,一时之间歪心思也动得多了,以为两家从此交恶,便是想要推波助澜,落井下石了。

只是一位是以十岁幼龄继任家主之位,手段雷厉风行,镇压南境的祝羽弦。一位是年仅十二便才名俱动云京,天纵奇才,被授羲王爵位的白永羲,如何能看不透这些小把戏。经过此次事件,只是让祝家白家威望更甚罢了。

后来,当真是江湖再不见。羲王权倾天下,高处不胜寒;祝王天命风流,贪恋美人怀。

他们在别人眼中都活成了最好的模样。

【祝白/弦羲】闭眼

弦羲高亮/ooc满天飞/监狱交易梗【滑稽/大约是一个车轱辘
如果有什么崩人物的地方请一定要指出来【鞠躬感谢】
链接评论有√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28427fac1b8f

【祝白/弦羲】惩罚游戏·中

弦羲高亮/ooc满天飞/又是一锅肉/我的肾还好真的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2a6ac5d5a759

【弦羲/祝白】惩罚游戏·上

@光同尘 感谢同尘太太让我们有了手书
感谢星河太太不介意我和她撞文名
感谢群里的小伙伴督促着我码完了上(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WPS里面是3300+到简书就变成3000+了...)
这是一发分上中下的车...如果我能把中下肝出来的话
私设满天飞/ooc预警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b8b1476852df

【弦羲/祝白】泼茶香

弦羲高亮/又是一辆车【望天】我大概是个废景淮了吧/私设满天飞/ooc属于我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56ce87f3c509

【弦羲/祝白】熊本熊

弦羲高亮/校园设定/羞♂耻/献给锦雀小姐姐的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a348bc6b3cf2

【弦羲/祝白】牵丝戏

弦羲高亮/一把刀/ooc/私设满天飞/其实这是糖你信吗?

“如果是你所愿,那么我必然会断情绝爱,以天百姓为先,以云端为重。”祝羽弦看着白永羲,似乎是无表情,声音冷淡的可以,只是细听不难听出里面的颤抖。
见白永羲没有什么反映,祝羽弦握紧了拳头“白永羲――你不要逼我”

白永羲仍是低眉顺眼的模样,原先他就比祝羽弦矮,一身萧索气息,如今更是衬得他哪还像个未及不惑的壮年男子?

祝羽弦终于放弃了,沉声冷目“白永羲,纵然举案齐眉,到―底―意―难―平―”最后几个字被祝羽弦从牙缝中挤出来。

白永羲转身离去,祝羽弦在难自己,一手将玉镇纸狠狠扔了出去,摔个粉碎。似乎也将他们之间的羁绊摔了个粉碎。

“白家满门抄斩后,罪民白永羲――也随着去吧。”如此你该满意了吧,白永羲。祝羽弦半是愤恨半是...连他也说不清,到底是如何形容。

故人已去,余生不过一傀儡。

今后祝羽弦只能将扶春帐暖,柔情蜜意一一揉碎了翻来覆去的细细咀嚼。

白永羲,你好狠的心,你要我遂你的意还要我一个人。

【弦羲/祝白】温度差

弦羲高亮/ooc注意/大概就是南方的祝哥哥去北方找白哥哥




一月末,北国大雪纷飞,苍劲青松,附上了六花将松染成素白,却又不完全是素白。

风将雪花刮起,雪花挣扎着不愿落下。

透骨的风仍旧吹着,吹去了白永羲的思念。

大红的围巾映照着颇有些喜气的气氛,白永羲也勾了勾唇。

火车乌拉乌拉的驶来,一些雪花似是被这气流撞开,落到了白永羲身上,化开濡湿了白色的衣服。

在这列车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,祝羽弦缓缓而来,眸中盛满了笑意。

祝羽弦搓着手时不时呼一口热气“白永羲――我好冷啊”

白永羲也能猜出来,南方北方温差极大,怕是这人缩在火车上吧,于是白永羲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祝羽弦围上,自己立起衣领。

祝羽弦瘪瘪嘴,他知道白永羲吃他这一套“我还是好冷啊”呼出的白气无不昭示着天气是很冷的。

白永羲默默拉住了祝羽弦的手,果然是冷的。

祝羽弦像个孩子似的“永羲,我真的冷”

白永羲只能伸手抱住人。

“不冷了吧?”

“不冷了”

【弦羲/祝白】以前的文

懒得往lof上放了QwQ贴吧顾惊时欢迎各位小伙伴找我玩耍
以前的链接[黑历史]
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947432448?share=9105&fr=share&see_lz=0